黄蓉爱
 清晨,一个美丽的中年美妇独自去了练武厅,她就是郭靖之妻和黄药师之女黄蓉。  黄蓉喜欢到练武厅学习瑜珈来保持体形,虽然已40多岁了,又产后不久,可是却天生丽质、又保养得好,看起来就像30左右的少妇般娇嫩,更又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鹅蛋脸、乌黑的秀髮微微烫捲,蓬鬆的披在肩膀上,双乳丰满坚挺,没有丝毫的下垂,腰肢纤细、小腹平坦、屁股丰满浑圆,浑身…
夜宴(全)
 「嘤咛~   无意识的发出一声宛如夜莺歌唱的悦耳哼吟,歌妮蒂雅缓缓的睁开眼睛,一双晶莹澄澈的琉璃色美眸中犹残留着些许困顿,惺忪的望着天花闆,映入眼帘的是一副陌生的天顶彩绘,描述的似乎是某个上古的神话。她略带迷茫的眨了眨眼,浓密长翘的睫毛好似蝴蝶翅膀般轻轻扇了扇。环顾四周,繁複奢华又彰显着堂皇高雅的装潢与陈设让少女的思绪渐渐摆脱了酣眠的牵绊,变的清…
狐媚同桌
  林敏一头长发乌黑亮丽,圆圆的脸颊,尖尖的下颚,大而明亮的眼睛,小巧的梁有时会架着一副眼镜,丰厚温  的嘴唇,整体而言,漂亮而迷人。她的身高长得不算矮,约168公分,腰身虽然称不上说纤细,但是配合着紧俏的臀部,加上修长的双腿,举手投足  曲线玲珑,可以说是青春健美。  …
师魅
  「砰」一声,王正的脑袋和粉笔擦?生了亲密的接触。换成别人,就算不一跃而起和老师理论,至少也要咬牙切齿做痛恨状,更何况王正正值18岁,高大健壮,血气方刚。    他却只撇了撇嘴角,挥手掸去了头发上的灰渍,若无其事的继续望着那不知所谓的课本。?什幺会被扔粉笔擦?王正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只要是崔老师教课,他可以…
鬼不语
  流传甚广的解释是圣人从不说怪异鬼神之事,也有新解认?其本意是孔子不说话了,唯恐用力分心影响精神。但是,世人多不求甚解,这本是一句警语,其真正的意思是:对于超越自己理解能力的「物」,超乎自己思维能力的「事」,则不应直呼其名,不应描述其形,最好连知道都不要知道,否则只会惹火上身,自受其害。    我叫苏梦枕,…
SM奴隶调教
那是今年的农曆除夕,她来我家找我,本来只是来拜年的,结果…… 「咦!阿香,好久不见了,最近过得如何?」 「最近啊!还好呀!自己在外面找到工作了。」 「耶!工作?那你的老公呢?」 「哦!离婚啦!」 「真的?假的?你别吓我!」 「那有真的假的,就是离婚了呀!」 「是哦!」 「你怎幺这幺晚来找我呀?」 「没呀!看你过得好不好而已啊!」 「我啊!过得不错呀…
新妻少年
前言白色的车在开向小高地的路上奔驰,这一带是砍伐山林后的山地,还没有经过整修的路,只通到小高地上。车停下来时,捲起一阵灰土。水岛令子走出车,长长的头髮在秋风中飞舞,开始散步。 这里是完全没有人影的广大空间,但是一年后这里也变成新兴住宅区的一个角落。能来这里欣赏广大空间,今年是最后一年了。令子这样想着来到暴露的红土中留下来的小水池边。 圆圆的小水池,…
被警察轮姦
我和小陈载着5天前轮姦开苞的美少女小婉来到王老大的豪宅。  王老大是北部所有黑社会的总头头,今年五十五岁的老秃头,身材高大,全身 鬆垮垮的肥肉,尤其有个噁心的肥肚腩。他的相貌十分猥琐兇恶,而且他跟我和小 陈一样,都好色淫邪,特别喜欢强姦女人。   王老大在富丽堂皇的超大客厅等我们,在场的除了王老大,还有4名壮硕狰狞 的保镖,他们都赤裸着上身,只穿着…
密室逃脱
我什幺也看不见  我并不是处在没有光线的地方,我也没有闭上眼睛,更不是瞎子。  其实更準确的说,我并不是看不见,而是我没有看到,各式各样的光芒与线条映入我的眼里,对我而言只是毫不相关的色彩与几何图形,我感觉自己非常的轻鬆,就像在云端里飞翔,但我其实并不知道我在哪里。  或者真的穿梭在云端?或着只是在一个骯髒不堪的卫生间?  我不在乎。我只是持续地处…
跳舞强暴
这跳舞的俱乐部,我看到了她。她在舞池上,灯光散漫的环绕着她,她穿了件红色的紧身衣,好像在故意卖弄她的身材一样,但她却是独自的在跳舞。  我留意了她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了,除了酒保外,她不和任何人说话。她穿着高跟鞋,有1寸的后跟吧,这种鞋也不太适用于跳舞。从她年轻的脸蛋看起来,只不过是十多岁的样子。我猜她不是来自附近的,最可能是哪间中学的骚货,趁週末回家…